倚逍

NO TITLE

缓慢地分崩离析……
但不会让你听见的……

我听见,那个声音……吉他摆在手边的男孩仰头似乎很茫然地望了望。

咕啦一下,向你耳边传来的是已化作我所不知道的但又确实是我的声音。

在昨天我被杀害……
看到血泊里我的身体时,我才意识到这点。我再也触碰不了任何东西了。
我还想再触碰你一次啊!

其实我还是希望能让你听见的。

啊。想再次听见我们邂逅时的声音,想知道其实一切都还在。

我想你不知道这一切。

学校的天台上,灵体化的他站在他的身边习惯地再为他遮遮刺目的午时阳光。
明知不可能,明知是妄想…

看够了。灵体化的他打算走了,刚转身,他暗恋的男孩抱起吉他弹唱。那熟悉的曲调,是他们一起熬了几夜才敲定下来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曲。这样啊,你填好词了啊。
灵体化的他侧身倾听,似乎重新感受到了温热暖流划过心田。
他们是很有默契的。灵体化的他垂着脑袋听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词语,他就知道唱歌的男孩的心意。但他不敢转头看他。
谢谢你。不论他听不听得见,生前没好好表达过的心意,死后才敢说,胆小鬼是没权得到他人的爱的呢。他自嘲的笑笑,仰头望了望天空,啊,到极限了……他的身体慢慢消失。就算时间快没了,也得说……
下次请让我也为你作词歌唱吧,搭档。他唯一留下的东西——这句话,像他的主人,也渐渐的、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中了。

对不起,对不起呐……弹吉他的男孩慢慢停下了在琴弦间飞舞的动作,他的双眼无神,原本映在瞳孔中的幽灵不见了,因为原本映在瞳孔中的幽灵不见了。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爱我呢?啪一声,他把吉他狠狠地扔掉,双手抱着自己,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听歌时看歌词中译产生的产物。歌名就是文章名,强推れをる版本的。
感谢你能看完。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