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逍

在不ooc的情况下,写我想写的同人文
讨好别人很难,不如着力讨好自己

凛月的不安感全由吾辈来驱散♪

虽然很短,但是希望能有人能被甜到

希望你们喜欢ヾ(✿゚▽゚)ノ

“凛月——到时间上学了。”朔间零不太精神地敲凛月的房间门。咚咚。咚咚。“凛月?”零转开门把手,一眼就看见自己弟弟皱眉捂着腮趴在床被中间,“凛月怎么了?”零被吓得一下清醒。凛月的眼眸湿润,眼眶微微发红,他支支吾吾:“我…牙疼。”零当机立断:“哥哥带你去看牙医!”
零使出蛮力,硬拖着死赖在床上、不肯去看牙医的凛月起了身,并快速地为他整理好着装。很幸运,刚出门就截到辆出租车。好的,朔间兄弟成功踏上了看牙医之路。
牙医诊所里,凛月窝在走廊的塑胶椅中,很哀怨地瞪着哥哥。零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嘴上挂着能让焦躁的人慢慢安定下来的笑容,说:“凛月不怕呦,吾辈会全程陪着你的。” 如约,零揽着凛月一起进去牙医先生的办公室。凛月靠在零身上,听着零的规律的心跳声,慢慢张开了口。
凛月站在诊所门边,用手扇了扇,试图扇走鼻端萦绕不散的诊所的味道。很刺鼻啊,对小~英报以十二分同情(满分是十分)。视线从诊所外的榕树转到诊所内的前台,朔间零所在的地方,哥哥魅力太大,感觉真困扰呢。那位大姐看起来很想扑倒哥哥呢。但哥哥还笑着跟她乱聊,啧,凛月露出嫌弃脸,不知是对朔间零还是对那位前台小姐。
“凛月?”凛月一声不吭,侧身环住了朔间零的肩,毛茸茸的脑袋自然垂在正弯腰跟前台小姐交谈的朔间零的颈窝,亲昵地蹭了蹭,慵懒问了句:“还没行吗?” 前台小姐惊了,这两人是兄弟吧,因为长得挺像的嘛,但……但是……
在凛月冷冷地望过去时,前台小姐加快手上动作。当他视线移开,她又偷偷望了这对兄弟几眼,兄弟会这么亲密?抱住一方,在那一方耳边低语的样子更像情侣!而且,亲吻脖子,对于兄弟来说越界了?!前台小姐很怀疑自己的近视度数加深了。 凛月很满意看到这样的结果。而朔间零,自然是都依着他的。
“嘿咻~♪”凛月跳上零的背,凛月上来的瞬间,零立刻托住了他。“吾辈拜托了衣更君帮我们请假了。” “……”“……”零感受着凛月的贴近及喷洒在他颈上的吐息,零知道,他的凛月已安然入睡,小心翼翼地调整一下姿势,尽量减少抖动的频率,哥哥幸福地勾起嘴角背着弟弟回家了。

零背凛月回到了凛月的房间。“吾辈不在时,弟弟有没有好好地每天刷两次牙呢?”零冒出了个疑问。“……没事,吾辈从现在开始监督凛月刷牙!”因为在小姑娘的帮助下,兄弟间的感情已经升温了嘛。“因为哥哥已经回来了呦。”零揉开了尚在梦中的凛月的紧皱的眉头,“没事的,凛月。哥哥不会再离开你了。”零伏下身,在凛月耳边低语。被抱住的凛月长长的睫毛轻颤。说好了。

之后,朔间家的洗手间都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凛月刷完牙了吗?”零挂好拧干水的毛巾,回头看对着镜子刷牙的弟弟,“咕噜咕噜”的,凛月吐出最后一口漱口水,转身,“啊”的,张大了嘴,伴随一股薄荷味。零看着这么乖顺的弟弟,欢喜不已,吧唧亲了一口。凛月跟他有相同的味道,真令人情不自禁地喜悦哪。零情不自禁的亲吻换来凛月的一记白眼和一句“变态兄长”。“因为凛月太可爱了喏!”零抱着凛月蹭,“你别太得寸进尺啊!”凛月一肘挡住零的贴过来的脸,顺势也挡住了自己红红的脸,“凛月~♪凛月~♪再让哥哥紧紧的抱住你吧~♪”“唔嗯!你这家伙怎么还动嘴了……”磨砂玻璃上映着相拥在一起的身影,他们久久地未放开对方。
客厅中的朔间妈妈望了望腕表,边嚼三明治边想,这两孩子怎么还没出来呢?对比春天时,这两孩子感情明显升温了。最近,凛月竟然允许哥哥一起共用卫生间了。朔间妈妈欣慰的笑了,视线触及一面墙上的挂着的照片,毕竟小时候兄弟感情就很好了,解开矛盾,是时间问题罢了呢。……啊啦,不会又像小时候一样,漱着口就开始打水仗吧?!她刚想起身去看看,就看见心情明显很好的零牵着一脸不爽的凛月出来。
“妈妈,早安。”

FIN.
Thanks♪(・ω・)ノ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