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逍

在不ooc的情况下,写我想写的同人文
讨好别人很难,不如着力讨好自己

【零凛】雨声响彻


有私设。
一句话涉英。

乌云密布的天空被一道闪电狠狠地撕裂一个口子,伴随几声由远及近的雷鸣,一场暴雨降临人间。轻音部活动课室里,朔间零站在窗前,默默地侧耳听学校的铃响完,转身从棺材里抽出伞,想了想,还是拿了两把伞,像个老人家似的晃出了轻音部。

朔间零选择到教学楼一楼等弟弟。然而过了很久,他连凛月的影都没见到。“吾辈记得今天knights没有集训,红茶部也没活动啊。”朔间零嘀咕着,瞄到身后一个矮小的身影走了过来。哦呀,这不是小姑娘吗?一个人提着一堆用薄膜套好的演唱会衣服半成品,单凭一把小伞,是无用的哦。来,不用太过客气,无论何时都可以来依靠吾辈哦♪,嗯,乖孩子~乖孩子~再见啦,快点回家吧,夜间的魔物快要出动了呢♪吾辈?吾辈在等凛月一起回家,不用担心吾辈呦,小姑娘真是温柔哪♪朔间零微笑着向杏色头发的女孩挥了挥手,看回手里的伞。

雨下的还是很大,而较大的一把给了小姑娘呢,没关系,不如说因为小姑娘,他有了正当机会,能跟凛月亲密的同担一把伞了~朔间零笑意满满的,一抬头就看到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一起走出来。“凛~月♥”

“那个,我说…凛月,朔间前辈他……”“不用介意。”凛月淡然地说。衣更真绪咽了口口水,哪能不去在意啊!朔间前辈一直哀怨地盯着这边啊!那哀怨都成形了!刚才无意地转头看到了,真的好吓人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关系都变那么好了,阿凛还为什么要拒绝跟朔间前辈同在一把伞下呢?”真绪小声问凛月,凛月看了自己青梅竹马一眼,比他更小声地回答:“因为笨蛋兄长太大只了,不用想都能知道,我们一起的话,伞一定会偏向我吧。我才不要浪费掉我宝贵的睡眠时间照顾他那个老人家。”真绪doge脸看着凛月,这家伙,其实笑得挺甜蜜啊……他觉得就不该问这个问题。在学生会工作差不多一天,一直被皇帝和他的小丑不断花式喂狗粮,以为放学就好了,想不到……想不到啊!在回家路上竟被幼驯染也塞了一大把!

“诶,真君干嘛突然走那么快啊?要体谅老人家啊。”真绪面无表情,步伐慢慢减缓,“呼呼~真君真是个好孩子~”“阿凛闭嘴。”

真绪送凛月到朔间家楼下,“谢谢真君♪”“嗯。我说你啊,还是要好好的跟朔间前辈讲讲吧。”“真君是老妈子吗?”凛月打了个哈欠,“我知道啦。”真绪不放心地看了凛月几眼,重新开伞走入滂沱大雨中,向刚走进前院的朔间零礼貌地道了声再见,朔间零慈祥地对他笑着挥了挥手。真绪愣了一下,再次感受到朔间前辈的魅力了……凛月真是……“一定要好好地跟前辈表达自己的想法啊,凛月那家伙!”


“我回来了。”零蔫蔫地喊。听不到凛月的回应,“凛月——”朔间零放下包,刚转个身就被凛月用刚从冰箱拿出的番茄汁冰了脸。“唔呜!”零龇牙咧嘴的模样成功逗乐了凛月,零无奈的叫了凛月的名,“怎么了?欧尼酱~”凛月无辜的看着他。朔间零定住了。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凛月叫我欧尼酱,不是阿尼甲啊啊啊啊啊啊!“哦咦哦咦哦咦哦咦哦咦~”凛月绷着嘴角看着激动到仿佛下一刻能飞到天上像烟火boom一声绽放的朔间零,“……喂,”凛月哆嗦着唇,勉强自己开口,绝对不能在这家伙面前笑出来,凛月反复在心中说,不会给笨蛋兄长得寸进尺的机会的。凛月再次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因为朔间零扑到凛月身上紧紧的抱住了他。


朔间兄弟的晚饭时间还没到。

偌大的客厅只开了七字形沙发旁的落地灯。凛月被零强行箍在怀中,凛月懒得推开他,随他了。一人看电视新闻,一人在刷手机网页,气氛倒是挺温馨和谐。

电视广告时间,零好奇地低头看凛月,“凛月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项链了?”零问。“嗯?这是给真君买的。”凛月仍低头浏览网页上的项链样式,懒懒地回答。“!”虽然知道凛月跟衣更君是知心的好朋友,但还是忍不住很嫉妒。零神情隐忍地盯着凛月,回家时的那一幕幕凛月跟衣更君亲密地说悄悄话的场景又浮现于脑海。


父母下班时间还都没到。

零一句话不说抱着凛月一起倒在沙发上,吓得凛月手一抖关了手机。透过黑了的手机屏幕,凛月看到零面无表情的脸。凛月稍微动了动脑筋,意识到老哥吃醋了。 凛月乐了,太有趣了啊,老哥真实的情绪流露了可是很不多见的啊!还想再看到更多呢,所以……亲爱的兄长,再让我看到更多吧。呵呵~原谅我吧♪

“呼啊~”凛月佯装打了个哈欠,“喂—讨人厌的兄长,我可不想做你的抱枕哦。快起来,我要回房睡觉。”凛月揪了一下朔间零落在自己颈边的发。“凛月就这样睡吧。”零声音闷闷的。“兄长不松开,我就要考虑把兄长降格为貌似是兄长的人了哦。”零很快松开了凛月,不管凛月是说着玩的还是认真的,零都不想凛月给自己这样的定位。零仍沉着脸,但眼中带上了些委屈的意味。凛月将手背在身后,在零看不见的地方使劲捏了下自己。零沉着脸抓个抱枕抱紧了,凛月看了他哥好一会,慢慢的掏出手机。“喂,真~君吗?今晚能让我去你家借宿一晚吗?嗯…因为哥哥沉着张脸,什么都不说,对对,气氛超级~不好呢,所以啊——”“咔!”零以最快速度窜起,一把抱起了凛月。凛月挑眉俯视着朔间零及掉在地毯上的他的手机,“哥哥不让凛月去——”零的哭喊让凛月顿时破功笑出声,真好玩呀真好玩~朔间零这时才反应过来。凛月戳了戳他的脸,悠悠地说:“哥哥嫉妒真~君的表情很赞~♪”刚说完,朔间零将凛月往下一扯,双臂收紧,来了一个深吻。凛月凝视了零好一会,缓慢闭上眼,他一手固定零的脑袋,一手按在他的肩上,似情动的蛇,他的身子在朔间零的身上情色地缓慢游移,惹得朔间零的吐息加重,零眼神迷离与半眯着眼,得意地笑着的凛月对视,发出一声低叹,凛月这个小恶魔啊……

“兄长够了吧。嗯唔~”“吾辈的凛月啊,这是给汝的惩罚喏。”屋外下雨的声音将伴随屋内正在发生的事而产出的美妙声音给完美掩盖。



“笨蛋兄长,下次拿更大的伞啊;真的是个老人家了吗,昨天跟你说过真君生日快到了,竟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吃真君的醋。”骑坐在零身上的凛月,偏头轻咬他的耳垂、含糊地呢喃,神情妩媚。“原来凛月不跟吾辈一起走是因为怕吾辈被雨淋吗?kufufu吾辈的凛月是那么温柔~吾辈爱你哦!凛月♪”说完,零用牙齿在凛月的锁骨间又印了个章,“是给凛月的奖励哟♪”凛月快速用手背挡住了朔间零的不记得第几次的“印章”,他瞪了零一眼,大大方方地说:“你说过要惩罚我的,要狠狠惩罚到底才对吧!更何况,我那么坏♪”凛月的手轻轻柔柔地滑过朔间零的腹部,换来他猛的一颤及他随后带来的刺激快感。

很快,凛月就后悔了,朔间零动作太猛了,“啊啊,哥哥,慢点啊!太…太深了!”朔间零装作正经的样子,说自己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更要对凛月负责,惩罚到底,让凛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做回好孩子。凛月用力攀住他的肩膀,边承受住朔间零的冲撞,边在暗暗计划怎样不让他这很,负,责,任的哥哥好过。


暗蓝色的天空,云都散了,雨还在下。凛月窝在零的床上,脑袋对着难得拉开窗帘的窗户,他现在处在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虽然雨声很大,但在刚刚,他隐约听见了父亲母亲的说话声。凛月拽着薄被往上扯了扯,神情复杂。哥哥说了交给他,那他就会处理好的了。

为了能一起幸福地一直走下去,自己也要更努力。要怎样才能制造一个不突兀的,适合的时机去与父母说呢……也想要父母的祝福啊……


应付父母花了差不多半小时,朔间零才回房,很惊讶地发现凛月还半睁着眼似睡非睡,他顺手调高了空调温度,踢掉了拖鞋,爬上床一把抱住了凛月,凛月慢了半拍,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掀开薄被一角,示意朔间零进来。

牵住了朔间零的手,凛月装作无意一问:“怎么样?”“跟平常差不多……吧”“?”凛月抬头看朔间零,朔间零笑凛月敏感了,慢悠悠地说:“妈妈夸了我们一起煮的汤味道很好。”凛月哦了一声,零看一眼凛月,就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从两人在一起了,凛月为了将来共同的幸福一直出谋划策,零都看在眼里,两人的好友们都看在眼里,得到了好友们的祝福,凛月有最大功劳。

“凛月很努力,所以吾辈不会再对汝说‘没关系’这样类似于否定你的努力的话,”零亲了亲凛月的额头,继续说:“但吾辈也不希望凛月忘记了一点……”“有我在。”“有你在呢。”两人异口同声,说完相视一笑。凛月抱着零撒娇,“想来一发吗?我现在都睡不着了,这全——都怪哥哥哦!”“爸爸妈妈的房间与我们的只隔了书房哦。要不,我们现在转移地方,去你以前的房间好了?”零和凛月在一起后,凛月就瞒着父亲母亲搬到零的房间了。凛月不吱声,零继续劝:“凛月以前的房间在走廊最深处,跟……”凛月一口含住了零的嘴,吸吮了一阵才放过他,凛月居高临下的瞅着零,冷笑一声,说:“兄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我今天拒绝跟你一起睡棺材!”零本来的房间中的角落里是有摆了棺材的,凛月搬过来后,就立即打算把棺材给摧毁,因为几次在棺材中跟哥哥睡在一起的经历实在不算是美妙的回忆……后来,受不了零的哭泣声,勉强把那棺材塞进了自己原先的房间。

抢在朔间零要开始浮夸地假哭前,凛月说:“今天下那么大雨,雨声能够盖住我们的声音了。”他的手早已从朔间零裤腰缝隙中钻进了。心爱的弟弟都这样说了……当然是要选择答应他了啊!朔间零抱住凛月一个翻身,狠狠地打消了他想反攻的念头。“可恶……”

一整夜,雨声响彻。

FIN.

我这条咸鱼又来发文了,在这非常感谢读了这篇文的人。
个人认为,两人是恋人关系的话,性格稳重的零尼对凛月是更加宠爱的,平时大多数都是更会包容着有点小任性的凛月的,所以我笔下的零尼弱气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弱气啊。
文中有不好的地方,大家可指出。我会听取大家的建议的。 感谢阅读。(●'◡'●)ノ❤

发下牢骚~我动手写这篇文时连续下雨,写完后就停雨了…感到些许遗憾,毕竟这篇文的背景是下雨天。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