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逍

在不ooc的情况下,写我想写的同人文
讨好别人很难,不如着力讨好自己

【髭膝】青春期中

[ ]里面是心理描写
现代校园paro
我流青春期中的髭切和膝丸
以下正文

“抱歉,我们分手吧。”穿着米色棉裙的女孩子低着头这样说。“为什么?”[虽然是女孩先说的喜欢,虽然接受是因为不忍拒绝,但之后,相处时间长了,我还是对你有了感情了啊!]膝丸皱着眉看女孩,但她一直只看着地面,看不到她的表情,完全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好歹说出个可以让我接受的理由吧?”“膝丸前辈是很好的人……但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跟前辈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真的承蒙前辈照顾……总之就是这样了!对不起!”

[骗人,你跟我在一起时笑的那么好看都是装出来的?不是吧,不是的吧!]膝丸伸手想要去拉女孩的手,被女孩扔来的正方形礼盒砸的缩了手,特别眼熟的包装,那是膝丸觉得可以真正的跟女孩谈恋爱了,昨天带着她一起去首饰店里选的一条银质手链,女孩只戴了一次。膝丸一脸复杂表情地低头看装着手链的礼盒时,女孩才快速抬头地看了一眼膝丸,她动作太快了,膝丸看不到她发红的鼻尖。“对不起…再见了。前辈。”

暮日余晖之时,学生们早已回到家中,女孩跑走后,学校后门口只剩膝丸一人, 他单手拿着正方形礼盒,鸦羽般的长睫被浸湿,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眼中落出。他困惑地哭着,无助得像个无故被大人弄丢了的三岁孩童。

“弟弟?”髭切捧着杯热可可不知从哪冒出来。“兄长…”膝丸哭哑了声,髭切站在膝丸面前,兄弟俩一时无言,静静对视了好一会。髭切吸饮了几口热可可,上前几步,抹去了膝丸的泪,手中拿着的热可可顺势递到弟弟嘴边,“喝吧。”髭切揉了揉膝丸的脑袋,膝丸抽泣了几声,然后髭切看着膝丸哭着跟他说对不起,“好了,不要哭了。”髭切从容缩回拿着热可可的手,自然地牵起膝丸的手回家,髭切走得前,膝丸走得后。

就算看不到膝丸的脸,髭切也能感受到膝丸的悲伤。

[这孩子究竟在伤心什么啊?一个不重要的人而已啊。]髭切面无表情地饮了几口热可可,[自从我们分科到了不同的班级,在学校不容易见到面就算了,你跟那个女生在一起后,连放学都不能天天一起走了……在弟弟心中其他人变得比哥哥还要重要了吗?啊,而因为是你,我深爱着的你,所以我把苦涩的情绪通通吞进了肚中,不想让你知晓,不舍得你内疚、悲伤。]

“我们先在这吹吹风吧。”髭切突然的提议,膝丸顺从地点了点头,兄长一直都很随性,他一直都是无异议地跟从的。髭切牵着膝丸来到了桥边。这座桥连接了两个城市,粼粼水面将对面繁华城市的各色各类灯光全吸收反映在其上,竟有了种类似于“浮光跃金”的胜景感。桥上凉风习习,吹开了膝丸那一侧过长的额发,髭切背靠着桥栏,偏头看膝丸红着的眼眶,膝丸盯着河面,嘴巴还扁着,还伤心着呢。

“弟弟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吗?”髭切双手捧着热可可细嗅,好一会都没听到膝丸的回答才疑惑地转过头看一眼膝丸,那孩子神情是茫然的,髭切忽然想笑了,但这很明显是不行的。于是他转回头暗叹了一口气,成功强行憋笑。顺便反手把热可可放在桥栏上。“好吧,弟弟不答这个问题也是可以的,来讲讲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好了。”这个问题成功阻止了膝丸嘴角继续向下弯,他抿了抿嘴,带着哭过的余韵开口讲述起他和女孩的那些事。

髭切漫不经心地听,眼睛骨碌骨碌的,一会望望身边被特意修整过的花草,一会望望不远处牵着手漫步的情侣们。

“感觉不错呢。”髭切突然发出的感慨让膝丸懵地停止讲述,……被人甩掉,感觉不错,……兄长是这个意思?“接吻感觉不错呢。”髭切悠悠地补完话,膝丸满头问号,[我跟那个女生只到了能牵手的程度啊,兄长肯定没听我说话!]膝丸委屈又气愤地快速转头看髭切,接着就被髭切双手捧住了脸。“兄长?!”“弟弟,我想吻你。”膝丸惊讶地看着髭切,髭切的眼睛亮晶晶的,比之前他们一起躺在山顶看过的繁星还要……好看,膝丸红了脸,好看得都找不到词语形容了,【好想捂脸…】髭切等不来膝丸说好,就凑了过去,膝丸红着脸迅速低下头,髭切只亲到了他的刘海,“太突然了啊!兄长!”而且,“就算兄长想接吻也应该找自己喜欢的人吧,学校里的某个女孩,邻家那个姐姐什么的?”膝丸压着声音讲。“我身边只有你啊。”髭切坏心眼地捏了捏膝丸的耳垂,热乎乎的。膝丸的耳垂是他的敏感点之一,“兄长别弄了!”膝丸果然如髭切所料,抬起头,“弟弟就不想试一试接吻的感觉吗?你看。”髭切强制性让膝丸看离他们的不远处就有一对情侣坐在户外长椅上忘我地接吻,“看起来很舒服呢,弟弟不想舒服吗?刚才还一直很难受吧?让我来帮你忘掉那些你不该记得的让你伤心地哭泣的事吧。”膝丸措手不及,习惯所致去抓髭切的手腕。“膝丸,我想跟你接吻呢。”膝丸再次对上髭切的眼睛,这次完全移不开目光了。他根本拒绝不了。

髭切吻上时,膝丸立刻就闭上了眼,这可爱的举动引得髭切含着膝丸的唇低声笑了,“噫!”膝丸更紧张了,髭切也不太懂正在接吻状态中怎么安慰弟弟,他空出手,像安慰小猫一样给膝丸顺毛,接着尝试舔了舔膝丸的唇瓣,成功让膝丸张开了嘴,很随心所欲的,他的舌纠缠着膝丸的舌翻腾,他们的气息混在一起,炽热得让膝丸半软了身子,伸出一只手似抵抗似轻抚地包着髭切的半张脸,髭切抱紧了膝丸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尽管髭切的吻技很青涩,但足以让膝丸这个纯情孩子心荡神驰,他不时发出几声嘤咛,手渐渐下移,自然地环住髭切的腰身,髭切抱着膝丸毛茸茸的脑袋,半闭着眼【现在弟弟的嘴里都是可可的味道了…不要太赞…】

“嘶!兄长…我疼!”膝丸睁开眼模糊地嘟囔,髭切愣了下,心想可能是自己的虎牙蹭到膝丸哪了,“对不起呐。”髭切停下接吻,稍稍离远了点看了看膝丸,他的双唇微肿,这是谁造成的呢?[是我呢。]髭切翘起嘴角,凑近膝丸,以自己的舌为画笔,细细的临摹描绘膝丸姣好的唇形一遍又一遍,给它染上了更加绮丽的颜色。“痛痛飞走哦。”“唔嗯!”

两人接完吻又吹了好一会凉风,主要是膝丸硬要吹风嚷着要降热,他不再红着眼而是红着脸。[现在这孩子产生的情绪都是因为我呢。]髭切心满意足,暗地里笑得眼儿弯弯。

“兄长,回家吧。”髭切拿起热可可,朝膝丸伸出手,膝丸犹豫一会握住了。“喝吧。”温温热热的可可再次递到膝丸口边,这次,膝丸侧着脑袋饮了几口。

fin.

评论(6)

热度(36)